左轮牛仔通信

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行业资讯资讯正文

“被”提速:网传我国5G牌照提前一年发放

发布时间:2018-01-22 【  】 关闭页面

  C114讯 1月22日消息(林想)距离5G正式商用日期越来越近,但业内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躁动。

  前有美国知名运营商Verzion突然在1月4日宣布将在下半年启动5G商用工作。而AT&T不嫌事大,紧随其后在1月5日宣布也将在今年开始商用5G网络。随后媒体曝光,美式5G并非真5G!

  据了解,美式5G这种“固定式”的接入模式,虽然没有直接采用3GPP协议,但是它的技术指标却都在5G的定义范围内,被专家称为“宽带通信移动化”的模式。所以,许多专家认为Verzion和AT&T的这种5G商用模式,不存在移动场景,所以不是真5G。

  那边厢,美式5G刚被打假,这边厢,中国的5G也“被”提速!

  网传5G牌照提前一年发放,提前到2018年12月或2019年1月发,2018年年中确定三大运营商5G频段划分,中国移动的4G-FDD牌照与5G牌照同时发放。而终端方面,根据高通和英特尔调制解调器产品相关消息,2019年上半年发布的三星S10支持5G,2019年下半年支持5G的骁龙600系列终端机批量上市,2019年下半年发布的iphone支持5G,2019年四季度安卓5G千元机批量上市。

  超速的5G和运营商们的只争朝夕

  GSA发布《全球运营商从LTE演进到5G的报告》显示,目前已经确定在49个国家的103个运营商正在投入5G技术的演示,实验室试验或现场测试正在计划中。

  5G的商用已经开始倒计时,多个国家已经提出了5G商用的时间表。美国政府计划在2018年实现5G的商用。韩国提出将在2018年首尔冬奥会上实现5G试商用。日本也宣布,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推出5G商用网络。中国也制定了自己的时间表,将在2020年正式商用5G网络。

  为争取早日部署5G商用网络,三大运营商也在摩拳擦掌。在“2017年IMT-2020(5G)峰会”上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都明确表示将在2019年实现5G网络的预商用部署。中国移动则计划在2018年首个国际5G标准公布后,适时展开5G网络的部署,力争2020年商用。

  “留给5G商用的时间不多了,可以说只争朝夕。”在日前举行的“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规范发布会”上,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如是说。

  据了解,中国移动将在今年Q1建设规模试验网络覆盖5个城市;明年Q1推出商用终端芯片对友好用户进行典型业务测试,并将牵头12个城市5G业务示范应用。同时,中国移动将在70国庆时进行5G应用展示。

  目前,中国联通已向工信部提交了7个城市5G试验的申请,已完成上海、深圳外场建设;已经与华为、中兴、诺基亚完成5G样机实验室及外场性能验证。

  可以说,5G正在加速,无论是标准还是技术成熟度,产业成熟度或者是商用部署进度。中国希望能够实现引领,建设了全球最大的实验网,但这并不够,商用经验很关键。

  由于5G的全新性、复杂性等原因,其将要面临的挑战也较此前的3G和4G要艰巨,这对于厂商的技术研发和创新能力也是更为严峻的考验,而这也成为中国企业能否在5G大战中引领全球的根本。去年底出炉的5G NR标准支持快速部署,这满足了部分运营商提前商用5G的诉求。但实际上,国内三大运营商承担的5G压力异常艰巨。如果真如网传的中国5G“被”提速,5G真的超速承担过量压力的运营商带给用户的5G体验恐怕会打上一定折扣。

  诚如中国电信研究院总工程师毕奇所言,“5G要想取得成功,就必须要给移动的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,而连续覆盖则是良好体验的前提。产业界现在需要重点解决的是如何做到低成本的连续覆盖。”

  然而,实际情况不容乐观。

  此前,中国移动研究院无线所总工刘光毅表示,中国移动有信心到2020年商用部署的5G基站达到1万个。但有专家解读称,1万个5G基站远远不够满足5G的覆盖,1万个基站还只是保守估计。因为5G建网频段较高,基站覆盖范围相对变小,同时5G的应用场景增多,所以想要保证5G高速率和广覆盖需求,基站数量应至少是4G基站数量2倍左右。财大气粗的移动尚且如此,电信和联通面临的压力只会更大。

  此外,毕奇认为,“2019年进行5G试商用,在2020年实现商用”,这个计划是比较激进的,留给产业链的准备时间并不是很充裕。

  “我国的3G/4G牌照发放比较晚,三家运营商都进行了大规模的4G网络投资,甚至在还处于规模投入期,投资并未完全收回。”毕奇说,“每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的投入至少要需要7-8年的时间才能收回,按照目前对5G网络进行规模投入的时间表,在现有的商业模式下,运营商周转资金面临极大的挑战。”

  毕奇呼吁,政府应该加大对运营商的政策倾斜,为运营商创造良好的资金周转环境。否则,运营商将很难短期内持续投资4G和5G产业。

  5G牌照本质上就是频率分配

  2017年11月,我国提前启动了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工作。根据计划,我国2018年将进行大规模试验组网,在此基础上于2019年启动5G网络建设,最快2020年正式商用5G。

  步入2018年新阶段,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,2018年将加快构建信息领域核心技术体系。扎实推进5G研发应用、产业链成熟和安全配套保障,补齐5G芯片、高频器件等产业短板,完成第三阶段测试,推动形成全球统一5G标准。

  数据显示,2017年初建设的全球最大的北京怀柔5G试验外场目前已有华为、中兴、大唐、爱立信、诺基亚贝尔5家系统厂商完成了15个基站的建设工作,加速了技术成熟与产业链合作。

  种种迹象表明,中国站上5G发展的制高点。而以目前的成绩去押宝5G的提前发牌,风险过大。

  窃以为,网传的“5G牌照提前一年发放”的可能性甚微。

  所谓的5G牌照本质上就是频率分配方案,在无线电管理局布置的2018年重点工作中仅仅指出,“2018年加快5G频率使用规划,提出5G系统毫米波频段频率规划方案,适时发放5G系统频率使用许可。”

  2017年11月,中国发布了5G系统在中频段的频谱使用规划,明确将3300-3600MHz和4800-5000MHz频段作为5G系统的工作频段。这也使得中国成为国际上首个发布5G在中频段使用规划的国家。

  5G在中频段能取得覆盖范围与传输速率的最佳平衡,是大多数国家公认的适于率先商业的频段。而在高频段(业内称为毫米波)方面,各国意见并不统一,毫米波成为频段之争的一个焦点。

  工信部去年批复了24.75-27.5GHz和37-42.5GHz频段用于5G技术的研发试验,并公开征集在毫米波频段规划5G使用频率的意见,毫米波的研发逐渐提上日程,欧盟在5G高频段方面的考虑与中国相近。

  另一方面,美国早在2016年已确定将27.5-28.35GHz、37-40GHz作为5G毫米波的授权频段,与此相近的是日本和韩国正在考虑的方案。

  在“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规范发布会”上,IMT-2020(5G)推进组5G试验工作组组长徐菲透露,目前5G试验工作组正在申请2.1GHz(1965-1980MHz、2155-2170MHz)中10Mbps频段用于我国5G技术研发试验。

  2016年1月7日,工信部批准3.4-3.6GHz用于我国5G技术研发试验。2017年7月,工信部新增4.8-5.0GHz用于5G频段。其中3.3-3.4MHz频段原则上限室内使用。据悉,6GHz低频频段主要满足大覆盖、高移动性场景下的用户体验和海量设备连接需求。

  2017年7月3日,工信部又新增24.75-27.5GHz和37-42.5GHz频段共8.25G高频频段用于5G技术研发试验。高频段(6GHz以上)满足热点区域极高的用户体验速率和系统容量需求。

  截止目前,我国已经确定在3.4-3.6GHz、4.8-5GHz;24.75-27.5GHz、37-42.5GHz频段上部署5G。但是,我国在5G毫米波频段的频率使用规划尚未公布。 

  作者:林想   来源:C114中国通信网


联系我们
  • 电话
  • 传真
  • 网址
  • 地址

©Copyright 2014 湖南左轮牛仔通信技术有限左轮牛仔

左轮牛仔地址: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469号融创前海天地NH1栋912室

电话:0731-88338866 传真:0731-88338877